您现在的位置: 金口河新闻网 >> 新闻频道>> 本区要闻>>正文内容

走教,崎岖山路上的风景

作者:佚名     来源:乐山日报     发布时间:2008年03月12日    点击数:
走教,崎岖山路上的风景

  ■ 先云仲  

  本报记者 罗学锋 陈兴鑫 文/图

  核心提示:农村教育资源紧缺,但学生充满求知渴望。对于农村尤其是偏远山区学校普遍存在的师资缺乏问题,金口河区实施英语“走教”这一策略,既显示了基层教育工作者的创造性,也透露出几分无奈。他们将知识的种子播撒在彝乡贫瘠的土壤里,浇灌出朵朵绽放的“蓓蕾”。

  

  一边是汹涌奔腾的大渡河,一边是沿着绝壁凿出的机耕道,杂草丛生、乱石突兀。沿着这条熟悉的道路,金口河区和平彝族小学的英语“走教”女老师杨艳艰难地行走在路上。

  今天是杨艳第27次行走在这条熟悉的道路上。与以前不同的是,与她同行的还有记者。我们的目的地是距离主公路5公里的蒲梯村小。在那里,60多名彝汉娃娃渴求知识的眼睛一直在期盼着她的到来。

  孤独地行走在5公里的山路上

  3月7日,星期五,正是杨艳到蒲梯村小“走教”的日子。早上7点,她就匆匆地洗漱完毕,带上英语课本、雨伞,换了平底的运动鞋走出家门。

  “我平时一般都是坐三轮车,一趟只要2块钱,包车要20块,根本不敢大手大脚花钱。”

  “其实我‘走教’的蒲梯村小不算最远的,有的村小不通公路,老师们要走2个多小时的山路去上课。”

  面包车沿峨金公路前行,杨艳坦诚的语言中,表露出一种思想:她对自己从事了一个学期的“走教”生涯已经很习惯。

  面包车停在一个名叫“金台子”的地方,杨艳指着山顶一处被薄雾笼罩的竹林说:“车子已经开不上去了,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哦,蒲梯村小在这座山的最高处。”

  沿途风景很美,红色的树叶还带有秋天的色彩,而树枝头冒出一抹绿展示出春天的浓郁气息。杨艳指着一条横跨道路的小溪说:“夏天这里就会涨水,如果不注意就会把鞋子湿透。”

  在我们这群队伍中,杨艳总是走在最前头,她告诉我们走山路的诀窍:“眼观六路、耳听八方,特别是在夏天的时候,一定要看路上有没有蛇之类的小动物,听这些岩石有无松动,如果有沙沙沙的声音,一定不要去,万一泥石流爆发后果就很严重……”

  “这些常识我以前都不知道,山里的老师讲给我听的。他们说我一个人走山路,要千万小心!”

  在这条寂静的小路上走了40分钟,我们没有见到一个村民,只有一辆摩托车从山上驶来。

  “这条路走的人太少了,蒲梯村只有1000多人,村里一半村民都在外面打工。冬天的早晨,一路上都看不到人影,一个人走着寂寞啊!妈妈说她要来陪我走,我觉得让学校的教师学生看到多笑人啦,所以就不敢让她来陪我。其实我心里还是挺想有人陪着我走这段山路的。和我一起招进来有个女老师,每次都是她公公婆婆陪着走。”说到这,杨艳带着一丝自豪、一丝伤感。

  1个多小时走走停停,爬过了一道又一道的弯,顺着这座陡峭的山路一直不停地向前,我们一行人早已汗流浃背,杨艳只微微地喘着气。她指着前面不远处的竹林:“快了,学校就在竹林背后,最多还有20分钟。”

  经过1个小时零40分钟的艰难跋涉,我们终于到达了蒲梯村小,一座由砖、木和泥巴构建的平房。

  她是蒲梯村小的第一位女教师

  “Hello,boys and girls!”

  “Hello,miss yang!”

  “Are you ready?”

  “yes!”

  一间只有20平米的房间里,学生们睁着好奇而又明亮的眼睛,看着“走教”女教师的一举一动,他们认真而又执着,脸上充满着对知识的渴求。

  下课十分钟,在杨艳的带领下,孩子们和她玩得了老鹰捉小鸡的游戏,她扮的是鸡妈妈的角色。

  杨艳是第一位扎根蒲梯村小的女教师,每周星期五她都会来到这里上课。村小有一至六年级共94名学生,彝族学生有22名,平时与孩子们相伴的就是6位清一色的男教师。孩子们第一次见到杨艳时,既好奇又惊奇:怎么会有这么漂亮、热情、温柔的女老师?

  山里的孩子们,第一次听到陌生的单词,第一次见到年轻的女老师,感受到母亲般的温暖。

  但要教会山里孩子一个单词,杨艳付出更多的心血。学校条件差,没有录音磁带、没有单放机、没有多媒体的教学工具。她只有通过自己一遍一遍读单词,给孩子们一个一个地对口型,才能教会一个简单的单词。通常都是第一节课教单词、一节课教句子,一节课教短文,三节连堂课下来,她的嗓子都已经哑了。

  三年级的乌沙是一位比较害羞的彝族娃娃,每次上英语课时他都不敢大声地朗读单词,只是从喉咙里发出极小的声音。有一次,杨艳教孩子们一个比较复杂的单词,乌沙突然大声地读出来,是全班第一个学会这个单词的孩子,杨艳点头示意乌沙从位置上站起来,带着全班同学一起朗读。从那以后,乌沙对英语的学习兴趣变得十分浓厚,经常都拿着书大声朗读。

  与外面的学校相比,蒲梯村小的教学条件差、环境恶劣,但杨艳却觉得这里和外面不一样:山里的娃娃很纯朴,特别好学,上课从来就不用老师招呼纪律;他们穿得很破烂,放学回家还要帮父母干活,甚至每天只能吃早上和晚上两餐。

  在杨艳的记忆中,一直记得2007年的教师节,也是她成为人民教师后过的第一个教师节。那天中午,四年级的杨涛带着一大束檀香花来到杨艳的面前,将花往她手里一拽,就连忙跑开了。这是杨涛从山上采的野花,白色的花瓣镶嵌着金黄的边,散发着栀子花一样的清香。杨艳将这束花带回家里插在花瓶里放了整整半个月,直到花儿凋谢她还舍不得扔掉。

  “我不知道孩子们能够学到多少,但是我尽我最大努力教好他们,让他们能够和山外的孩子们一样,认识这些单词,记住这些单词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虽然‘走教’生活很苦、很累,但是在这里我能感受到山里孩子们的纯朴和真情。”

  返回途中讲述“走教”故事

  上完3节课已是下午4点,我们终于踏上了返程的路。同行的老师为我们讲述了在“走教”途中发生的故事。

  2007年夏天,杨艳从阿坝师专毕业后回到家乡——金口河区,通过考试成为该区首批英语“走教”教师之一。与她一起通过考试的还有另外三位教师。开学前夕,杨艳带着将为人师的喜悦,在父母、表妹的陪同下,尝试了即将开始的“走教”生活。他们用了一天的时间,走了杨艳担任英语“走教”的3个村小,蒲梯村小是最后一站。

  环境恶劣、路途遥远、位置偏僻,在一天的时间里,杨艳经历了喜悦、失望、失落。虽然她是土生土长的金口河人,但她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城区,哪里吃过这样的苦。这一趟下来,杨艳在家里躺了2天,浑身酸痛。

  第二次上山是8月23日,大自然给了杨艳一次“下马威”。由于她对山路不熟悉,村小专门安排了家住山下的樊君康老师领她上山。这天,他们走的是小路,正在路上时天空突然下起瓢泼大雨。走惯山路的樊老师走在前面带路,将杂草拨开露出路面,一路走、一路等,但杨艳仍然赶不上。到了学校,杨艳的衣服全都湿透了,学校里清一色的6位男老师,根本没有适合杨艳穿的衣服。他们找到附近的住户,借了一件女式上衣,杨艳换上后马上到教室里去为孩子们上课。

  从这件事情里,蒲梯村小的所有老师都感受到杨艳对学生的认真、负责。他们对杨艳也十分照顾。村小没有伙食团,老师们和孩子们都没有午饭吃。学校里惟一在这里开火的就是25岁的最年轻的张波老师,他主动邀请杨艳在他那里“蹭饭”。每个周末,张波都要回家,学校就安排他负责杨艳的安全。

  一样的路,也许是因为下山的缘故,我们走得很轻松。在这段不短的路途中,我们感受到了一位山区女教师的平凡与伟大;在这条崎岖不平的道路上,我们能够感受到行走在路上的美丽风景。

  记者手记

  走教,充满智慧的无奈之举

  “金口河区共有6个乡镇,居民居住分散,农村教学点比较多。有限的教师资源与学科教学之间产生了巨大的矛盾。为了均衡发展,开足开齐课程,我们在2007年专门招聘了4名英语“走教”教师,让教师在几个学校间走动专职教学,一师多校配备,弥补了师资的短缺。”在接受采访时,区文教局陈怀全局长告诉记者。

  用蒲梯村小负责人林俸刚的话说就是:“办学活力增强了,校园里的一草一木都仿佛有了灵气。”在他话语的背后,我们能够感受到他的感激之情是发自肺腑的。因为,就在去年这个时候,林俸刚还是愁眉紧锁。上级要求开设的小学英语课,他们这里因为找不到一个英语老师,只好让孩子们在本该上英语的课堂上学汉语拼音,说是先把汉语拼音的发声搞好,将来有英语教师开英语课时就会学得快一些。

  这虽然是一个难免令人啼笑皆非的安排,可是仔细想想,也是一个不得以而为之的办法。试问,在一个没有一粒米的家庭,在借不来米又没有钱买的情况下,谁能做出香喷喷的米饭呢?

  金口河区的教育管理者和教师以“走教”的教学形式破解难题,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学校因没有教师难以开齐国家规定课程的矛盾。这种在特殊时期采用的特殊教育手段只是特殊条件下的“权宜之计”,如何从根本上解决地域分布不均、知识结构不合理、年龄“倒挂”等普遍存在于农村中小学教师队伍中的问题,引得来也留得住农村教师,真正打破农村学校师资匮乏的困局,是值得有关部门思考并着手解决的。我们期待,随着国家对农村地区教育政策的不断完善,随着农村教师待遇的不断提高,“走教”这道独特的教育风景最终会成为历史。

分享到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