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金口河新闻网 >> 新闻频道>> 本区要闻>>正文内容

见证第一书记的“扶贫轨迹”----黎明村第一书记张清扶贫掠影

作者:     来源:     发布时间:2018年11月06日    点击数:

念兹在兹,唯此为大!自脱贫攻坚以来,一批批帮扶干部纷纷下沉农村基层一线,奔赴脱贫攻坚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。特别是驻村帮扶第一书记,他们长期驻扎农村,起早贪黑,夜以继日,把群众的事当成自己的家事,把脱贫攻坚视为己任。那么,他们到底做了些什么?如何开展脱贫攻坚工作?

10月28日,记者联系了区人社局下派金河镇黎明村驻村第一书记张清,决定跟踪采访,见证第一书记一天的扶贫轨迹。

29日清晨,月色渐渐褪去,远处山头缓缓现出了鱼肚白,秋日清晨的朝阳如同一名害羞的少女,犹抱琵琶半遮面,在山的那边若隐若现。

“老板,来一笼包子!”

“张书记早!”老板没有抬头,却习惯性的与来人打招呼。

我睡眼惺忪的朝约定的早餐店走去,只见一名身着黑色羽绒服、灰黑色牛仔裤的中年男子骑着摩托车先我一步,刚停好车,便取下肩上斜挎着印有“脱贫攻坚帮扶工作队”字样的挎包,喊老板上早餐。

“您好!我是记者小熊,您就是张书记?”

“您好,我就是张清,黎明村驻村第一书记。”虽然多次电话联系,但我和张书记还是初次见面。言谈间,我粗略打量张清,皮肤黝黑,清瘦但很干练,正值不惑之年的脸上透露出中年男子特有的一股精气神。

他就是我今天将要采访的对象,张清。

“张书记,这才过霜降,你就穿上羽绒服了,入冬了可咋办?” 他衣服上面还沾着星点的泥泞。

“哎呀,村上早晚温差大,可不能冻着了,感冒了就影响工作了!”说话间,他从自己的摩托车里面拿了一条围巾递给我。

“给,一会儿骑车冷,上山之后,我给你找件厚外套披上。”

早上八点,我坐上了张清的摩托车,一路乘着山间“飓风”行驶了近1小时才到达黎明村。

到了村委会,我冷得直打寒颤,幸好张清找了件厚棉衣给我披上。

“熊记者,你先坐一会儿,喝杯茶,我去整理一下资料。”

我点了点头。

于是,他就急急忙忙的开始东奔西走,整理资料。隔了好一阵,门外突然传来一名子的声音:“张书记,张书记,咱们羊肚菌上乐山日报啦!”

听到这个消息,张清连忙从凳子上坐了起来。

进来的是一名与他年龄相近的中年男子欣喜的把手机拿到张清面前,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,乐呵得很。

“功夫不负有心人,张书记,宣传效果越来越好了。”

羊肚菌是黎明村一项重要的扶贫产业,之前在金口河新闻网和微金口河都有发布,作为一名新闻战线的工作者,我是知道的。而张清,在羊肚菌种植过程中,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。

“他都做了那些事儿啊?”作为一名记者,我也算是见缝插针,发现了有力消息,便立马上前问个究竟。

张清拍了一下脑袋,像是才反应过来还有我这么一个大活人在这里,连忙给我们作了介绍。

这名子叫邹英明 ,是黎明村村主任

告诉我,自2017年9月羊肚菌种植基地开工建设以来,驻村工作队、乡镇领导、村两委分工协作,研究出了合作社+贫困户+保底分红的模式发展羊肚菌种植。

张清主要致力于基地规划方案的制定,协议的拟定及宣传推广工作。在此期间,他为了能够加大宣传力度,让更多的人知道羊肚菌种植基地的存在,来来回回写了四十多篇宣传资料,修改了不下百次,多次邀请电视台,新闻网媒体记者进行宣传,成功拓宽了羊肚菌的销售渠道,目前,全村发展了100亩羊肚菌种植,在贫困户全覆盖的情况下,带动农户150户443人,户均增收1.4万元,人均4740元。

邹英明聊完天,张清的资料也整理得差不多了。

“我要去走访贫困户了,熊记者,要辛苦你跟着走一趟了。”

“没关系,我也是扶贫战士,走村入户都是小意思。”

跟着张清出了村委会,远处山头的阳光也开始耀眼起来。

路上,我向张清询问了他的家人情况,他说他老婆孩子都在乐山,已经快两个月没见过面了。

“你想他们吗?”

“肯定想,但没办法,扶贫工作任务重且繁忙,既然决定要干,那就一定得干好!等今年咱们区上摘帽了就好了。”

张清是一个成熟且乐观的人,说这句话的时候,显得非常自信,脸上满是笑意,但我却感受到了一丝莫名的苦涩。

黎明村位于大渡河北岸,海拔从600多米抬升至2000多米,落差大,山高坡陡,入户的地方走的大都是山坡路,不一会儿,汗水就像蚂蚁咬在身上一样,浑身难受。

过了二十几分钟,我们来到了贫困户家中,一名年近80岁的老人,正在地坝里面和水泥砂灰,身上满是尘土和泥浆,看到我们到来,他非常高兴。

“张书记,你又来了呀,这么脏累的活我自己干就行了,别把你衣服再弄脏了,不好洗。”

这时,我才发现,原来张清裤子上的“泥泞”是水泥渣。他可能也是刚想起来,拍了拍裤腿,抓了抓后脑勺,怪不好意思的说:“哎呀,熊记者,让你见笑了,我平时都住村上,昨晚要回来接你,又赶资料赶到很晚,忘换衣服了。”

“没关系,你辛苦了。”

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鼻子一酸。作为家中的主心骨,每天在外奔波着,是多么希望回家有妻子陪伴,孩子承欢膝下,倒杯热茶,为他整理好换洗衣衫呀。

我看了一下,整个坝子有30多个平方,碎石一堆,泥沙一堆,还要提水,全是老人自己一个人在忙活,张清像是一个熟练的泥瓦匠,挽起衣袖就上前接过了老人的水桶。

“真是好孩子啊,张书记,谢谢你了。”

就在他累得满头大汗的时候,张清突然跟我说:“我们的村民不是不想富,没有谁愿意穷,他们也有自己活着的尊严,也有自力更生的心,却因为地域环境和年老体衰导致了贫穷,导致了想脱贫而力不从心,我一定要尽最大努力帮助他们。”

张清告诉我,老人叫罗吉林,老伴早在几年前已经过世,膝下育有两子,其中一个儿子十多年前外出便再也没有了音讯。还有一个儿子由于早年没读过多少书,现在只能在外打些零工维持生计,偶尔有了假期才能回来照看一下老人。平时,老人都是独自一人生活,地自己种,病痛自己扛。经过乡、村两委多次走访调查了解,最终在2014年,将罗吉林老人纳入了精准扶贫户。

我们离开的时候,罗吉林老人到屋里拿了两袋土豆,硬是要塞给我们,嘴里还念叨着:“你们来这里,饭都没吃一顿,水也没喝一口,一定要拿着。”

“不不不,罗大叔,这个你留着,咱不能要。”张清连忙拒绝,回头拉着我就跑,直到听不见罗吉林的声音才停下脚步。

村里面的人非常淳朴,给你一些自家种的东西,是一种感激,更是一种认可,他们就是觉得你这个人好,不掺任何杂质。

张清告诉我,每次到村民家里面,他们都非常客气,土豆、玉米、红薯、柿子等等,什么都要往他手里塞,“逃跑”,也在无形中成为了他与村民们相处的另一种方式。

后来,我陪着张清又走访了好几户贫困户,一路上遇到的村民都会亲切的同他打招呼,贫困户们也都热情的邀请他到家做客,跟他拉家常,说说笑笑。

我突然觉得这些画面非常美,不似繁花似锦的美,不似金碧辉煌的美,是一种纯粹的,温暖的美。他们之间也正印证了那句话贫困户是我的家人我是贫困户的亲人”。

秋天的夜总是比夏日来得要快一些,五点半的样子,太阳早已落下了山头,山间的虫儿们也开始低鸣。

张清走在我的前面带着路,嘴里不停念叨着,不好意思,让你陪我跑了一天。

落日的余晖散落在他的肩头,我清晰的看到了他肩上不知从哪里蹭来的青苔,裤腿上又多了些许的“泥泞”,他走得很慢,不知道是累了,还是怕我一个女孩子,跟不上他的步伐。

刚回到村委会,张清的手机响了,他拿起来看了一眼,迟疑了一下,还是接了起来。

“爸爸,爸爸!”

原来是她的妻子和女儿在跟他开视频,从镜头中,我可以清晰的看到,张清的妻子是一名非常知性的中年女子,他的女儿跟他长得非常像,笑起来非常好看。

“乖女儿,吃饭了吗?”

“我跟妈妈正准备吃呢,你什么时候回来看我啊,我都快两个月没看到你了,我好想你,你回来之后给我买玩具,陪我去万达广场玩儿好不好?爸爸……”

挂完电话,张清把头别到一边,久久没有说话。我看到了他泛红的眼圈,本想上前安慰他,但我却迟疑了,作为家里面的顶梁柱,作为一名男人,他一定是不愿意让人看到这脆弱的一面的。

傍晚时分,张清说今天入户的情况要及时做汇总研判,同时还有许多资料要整理,而明天有明天的工作任务。张清怕天黑了路上不安全,于是为我安排了车辆,提前回城……而他又会同村两委和驻村帮扶干部,一头扎进工作中。

后记:虽然张清仅是驻村帮扶第一书记队伍中普通一员,而我们看到的也仅是他驻村工作一天的“帮扶轨迹”,但我们从中可以深刻体味到他们舍小家、顾大家,为决战决胜全区高质量脱贫摘帽而付出的艰辛和努力!(文图\熊秋敏)(责任编辑\先云仲)

分享到:

相关文章